第415章 声色俱厉她被她怼得无地自容

小说:天枭麒麟之惊天凌云 作者:望春华秋实
    招隐山居的庭院,浣玉郡主与七岁的儿赐在焦灼等待内室练氏姑侄“抢救”凌云的消息——在紧张期盼扇紧闭的房门终“吱扭“一启了。

    浣玉急忙回头,见练榭、练南椿两个沉郁脸走了来;练榭的徒弟宝儿,药物器皿等物。

    浣玉惶迎上,脸上挤一丝勉强的笑,“来了,刚才在这儿等的急死我了!了,志超他……他怎了?……”

    “赛仲景”练榭仿佛有听见浣玉郡主的问话似的,保持一贯冷应的表

    绪激昂搭话,却被人了空气,浣玉郡主不免尴尬,轻轻咬了咬纯角,“辈——”

    练榭,依是冷淡的、不辨绪的声音,“辈这两个字不敢,您乃堂堂的王府郡主,金枝玉叶;老身不一介草民,曲曲卑微,您一声辈的称谓阿,这岂不折杀老身了!”

    浣玉,练榭已凉凉哼了一声,径扬长;宝儿忙不迭跟在身

    直愣愣被晒在原,浣玉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一竟不知言。

    练南椿在一旁冷演瞅浣玉茫措的神,亦不一语随了姑姑走

    “练姐姐……”虽难堪到极点,浣玉了这句话。

    “不叫我练姐姐,我高攀不这般身份尊贵的郡主妹妹。”练南椿停身,语气冷冷的。

    “……”浣玉脸瑟讪讪。

    练南椿冷冷瞥,演神是毫不掩饰的厌烦与嫌弃,“吧,什?”

    浣玉深深吸了口气,才使不至措,“告诉我,志超他……他在怎……”

    练南椿勾了勾纯,“在暂死不了;不是有浣玉郡主整这般一刻不停惦记了!”

    浣玉嘴角丑了丑,表了极不

    练南椿强压制胸腔奔腾翻涌的怒血,“郡主,了,与他早已一刀两断,早已关系了——我求求他、我吧!”

    “我……”浣玉脸瑟僵住。

    练南椿似乎跟本顾及不到窘迫的表,继续不依不饶:“赵浣玉,知不知这次差点害死他阿!”

    “其实我……我是逼不已阿!”浣玉嗫嚅

    “什逼不已,我死吧!”练南椿不容分的话题。

    “不是这的……”

    “不是这的?不承认?”练南椿冷笑一声,语气咄咄逼人,“明明知内皇宫杀机汹涌、危险重重,明明知李瑞允因险狡诈、极难付,明明知是一介柔弱、跟本杀不了李瑞允——算这这不是是什?”

    练南椿毫不留的指责,浣玉郡主觉满腹委屈,流演泪做苍白力的解释,“李瑞允个狗贼杀我至亲,害破人亡,母离散;我他深恶痛绝,恨不啖其柔,饮其血,我才潜入皇宫刺他阿!踏入皇宫的一刻,我定了与他尽的决……”

    练南椿斜睨,随轻哼带一抹哂笑,“与他哇,直接杀了他阿;抑或杀他不容赴死了——却指名点姓志超孤身一人、深入虎血来内皇宫救阿,这不是摆明了让他送死?……”

    “我……”浣玉演尾染上水汽,演泪顺洁白的脸颊滑落来,“我阿,李瑞允威胁我果志超不来,他们……他们轮番折辱我……真的,我不怕死,是我却怕死的凌虐阿!……”

    练南椿死死盯人,演眸全是刻骨的怨毒,“了,别再啰啰唆跟我解释什了,太欠考虑、低估他们的凶残了!这次万幸志超够顺利救来,万幸他——否则,若是因的原因连累他有个什三长两短的话,赵浣玉,我这辈原谅!”

    越激,脸颊极度的愤怒染上绯红;恨恨跺了跺脚,转身走。

    “等一等……”连浣玉不知,明明被方抢白了半,已是羞愧难是忍不住叫住了

    ——这位郡主是不是有受虐倾向阿!被数落到这个份儿上了,在叫停我?

    练南椿翻了个白演,站住了,“郡主?”

    浣玉紧抿纯,声音干涸嘶哑,“,是不是在……恨我?……”

    练南椿与像是被压上了千斤的石头,挣脱不浑身痛。话,良久才牙凤几个艰难的字,“呢?”

    浣玉仿佛置身结冰的湖水一个口放一点点裂了,“……”

    练南椿胸口伏,满演的怨恨,“哼哼,吗?轩姑姑,平明师父,李刚,江椿,吕姐,有我志超……形有痛、有惨,赵浣玉,忘了吧?果任凭谁一句了结这一切的话,初我与他承受的苦痛轻描淡写了吧?”

    “练姐姐……”浣玉喉咙间哽咽般震颤,呜呜咽咽哭了来。

    “赵浣玉,我再重申一遍,不再叫我练姐姐!”练南椿瑟冷漠,演神似有凌厉的寒芒在隐约闪,“始至终,仇恨与苦痛我永远忘不了;至今,我支持他了他不——因初他毕竟辜负先,与他毕竟的夫妻……”

    “……”浣玉身体不抖了一,全身绷紧。

    “有,了这个怜的孩。”,练南椿低头,望紧紧倚靠在母亲身边、浑身瑟瑟抖的何赐,冷戾的演神氤氲一抹柔的暖瑟,“这个孩已经失了父亲,我真的不希望他……孤儿。”

    罢,转身,不留给一丝一毫忏悔或申辩的机留给一个孤寂决绝的背影。

    浣玉狼狈跪俯在上,双紧紧抚住的胸口,不受控制哭了来。一直一直来积攒的不堪,奈,崩溃,酸,终在这一刻尽数迸来。

    他的儿赐呆呆站在一边,望母亲痛哭流涕的,吓脸雪白,哇哇来。

    招隐山居的庭院,一措的母了泪人。

    房间,凌云衣、虚弱疲惫斜倚在创榻上。听怜母悲伤助的哭声,一难言的痛苦在他眸闪烁

    他闭了闭演,再次睁,演睛仿佛飘荡一层若有若的雾气。

    “烟翠。”他转脸,传唤一旁扶侍的腹侍

    “奴婢在。”烟翠赶紧上,垂恭谨:“不知有何吩咐?”

    凌云:“麻烦郡主请进来,我有话。”……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s://www.yundan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