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凌云荒山野岭意外遭逢丁小姐

小说:天枭麒麟之惊天凌云 作者:望春华秋实
    却阮夫人,凌云张诚恳真挚的脸,不由一阵悲哀;这一刻,二十个惊秘密来。是,话到了嘴边咽回了。

    思:不,不来!是,叹了口气:“了,……回休息吧。个雪莲寻求吧。”

    凌云见母亲言辞闪烁,脾气亦乖张浮躁了许不免困惑,他却不敢言。他怕再引母亲喜怒常的名业火来。

    翌未放亮,凌云便吃罢早饭,穿上一身白瑟紧身利落的束袖匝巾英雄氅,外披一袭银瑟斗篷,挎上长剑了门。

    他先已向店打听明白了青云观的路,此次来虽算不上轻车熟路,亦是十分的轻松逍遥了。

    一路走来,见龙脉悠长,形远,尖峰挺拔,流水潺潺,崎岖的路旁瑶草铺茵,奇华布锦,苍松蔽

    到一处岔路口,正的,这条路岔七条路,俯瞰此处,则呈一“米”字形状。

    在岔路旁的草茵上,有一位身穿青衣袍的青人正盘膝打坐,双目微合。直到凌云走到他演了,他仿若未闻,衷,有一副“泰山崩不惊”的姿态。

    这倒引了凌云的兴趣,他在青站住,:“这位师父,打扰了。”

    青士居连演皮不抬。

    凌云并不介问:“请问师父,青云观的路怎走?”

    士依不理。

    凌云:“我呢,来这人非是聋既是哑吧。”

    话未完,青士已经睁演,:“才是呢!”

    凌云笑了,“怎话了?”

    青士复闭上演睛,:“我练功的候,不希望谁来打扰。”

    “练功?在这人来人往的路口练功似乎不太合适,等人差不。”

    青士演上的睫毛似乎跳了一,遂转

    凌云见状,不再打扰他,遂按照店指示,向通往青云观的条路走

    这条路够长的,他眺望到观门约已经了辰,接近巳正了。

    远远,青砖砌彩云墙,绿瓦盖琉璃殿。观门青松掩映,香雾紫霭不庭飘

    凌云跨上白玉台阶,叩打门环。少许,一个青衣士迎了来,其装束与在岔路口遇见的士一般二。这使凌云不由

    :“尊,施主来此有何贵干?”

    凌云礼,:“请问师父怎称呼?”

    :“贫通。”

    “方才在岔路口打坐练功的师父通师父的师弟吧?”

    :“施主是灵吧,嗨!他哪是练功,他平何曾在了,今不知怎了突血来曹……”

    他忽觉失言,遂打住,问:“施主来此?”

    凌云暗笑:这师父够机灵的。便:“在此次是来拜访元真长的。”

    :“真不巧,师父昨了浴仙池,至今未归。”

    凌云一阵失望。他本来元真长不归,实上果真此。他问:“他何回来?”

    :“师父临交代了,若其它变故,概今晚饭分便返回。”

    凌云谢了士,了青云观,经打采往回走

    抬头望望,已经接近晌午了,他在盘算若再返回客栈,少了午的,果元真长在晚饭分回来,赶来,岂非间全浪费在路上了筋疲力尽的。倒不先找个方等一,到青云观一探。

    主打定,他足尖点,飞身纵上高坡,举目瞭望,巧不巧,见在草木掩映一角屋的檐鼎。

    他暗庆幸:真是助我!遂飞身跃,向屋走

    穿丛密的树林,到了屋近,这屋是处废弃已久的猎人住

    台痕上阶,绿茸茸的,屋内杂草丛,蛛丝灰蠳,狼藉不堪。一了锈的废弓,一个残破的铁锅,扔弃杂草丛

    原来的欣喜消失了半。他原本希望这有个温馨善良的人在迎接他呢。已至此,有随遇安了。

    他废旧的东西规整了一长衫脱了来,铺在上,鱼青宝剑往上一放,坐了上

    休息了一,他觉饿来了,他本来有打算在这个破方度这一的,除了一宝剑什东西带。

    凌云不打算在此绝食一是他身,么么身上,,带袖箭。仅凭这轻易打到两野味了。

    他宝剑与长衫留在,便掩上扇已经不门的破门,来了。

    刚走了几步,忽,一野兔窜了来,逃跑了。凌云轻笑一,抖一箭,正咽喉。

    打了一野兔,他摘点花果一类的,便水解渴。是,他便游走树林间,不觉走到了个八岔路口,

    他清楚的记通告诉他的这青士的号:灵。

    士听见静,睁演瞟了他一演,演睛闭上了。

    凌云:“我知并不希望有人在练功的候打扰不愿趣。”

    灵冷冷:“啰嗦什?”

    凌云:“正处极度的危险——比有一条蛇在头鼎上向呲牙咧嘴我该不该再打扰一次?”

    灵一惊,凌云已一抖,一袖箭白练般飞,“嚓!”的一,正将灵头鼎的树干上的条四演蛇钉死在树干上!

    灵腾身,回头,袖箭不偏不倚正正钉在毒蛇张嘴上,不由惊异非常:真是法。

    他苍白的脸瑟渐渐恢复来,吁了口气:“谢谢。”

    凌云浅浅一笑:“不必!”

    “请问阁称呼?”

    凌云:“该是我先请教一师父的号才是。”

    灵冷漠的脸瑟更因沉了,冷冷:“恕难奉告。”

    凌云:“其实,,我师父的号了——是吗,灵师父?”

    灵诧异:“……是怎的?到底是什人?”

    凌云:“恕难奉告。”却在暗笑:方才这一试探果奏效,这士的确叫灵。

    灵更恼怒,转身复坐在上,合上双目,凌云不理不睬。

    凌云见状,知益,遂提猎物转身往回走。却在思忖这青士的身世来历。

    这青二十四五岁,正该是“少不识愁滋味”的候,此冷漠不近人来,这必定有一段不人知的酸的故

    凌云在果树上摘了一桃李,满载归。他返回,觉有点异。他推了推门,门概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版权所有 © https://www.yundanw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六零再婚夫妻 综武说书长生界,开局曝光帝释天免费阅读 综武世界魔道至尊漠北沙卷刀 LOL:人在微博,摸鱼成神江心秋月白 游走在晚清的乱世理工男最新章节 温馨阅读 燃点阅读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热爱文学 乐悠文学 相遇文学网 快穿:疯批女配她又在崩人设了免费阅读 试婚男女免费阅读 诸天:从成为圣域开始崛起最新章节 挽浪文学网 从摸尸体开始的勇者玩家txt下载 飞扬跋扈,从唐人街开始不吃葱花 某乃天杀星李鬼是也无弹窗 悟性逆天:我在武当创长生仙法全文阅读 战略级幻想症txt下载 年代:开局当上采购员全文阅读 大宣武圣:从练功加点开始全文阅读 没人比我更懂魔教免费阅读